logo
專注油氣領域
與獨立思考者同行

離任斯倫貝謝CEO后,Paal 去了哪兒?

http://www.jenponix.com/
執掌全球十大鉆井承包商之一,這對斯倫貝謝前任CEO Paal Kibsgaard來說,既是展示其領導力的機遇,更是挑戰。

作者 | 子衿

2019年7月19日,在為斯倫貝謝服務逾22年的Paal Kibsgaard卸任CEO一職。在這22年時間里,其中有8年時間擔任CEO。

離任斯倫貝謝CEO一職后,Paal Kibsgaard去了哪兒?根據Borr Drilling Limited官網10月8日發布的信息顯示,該公司已經正式任命Paal Kibsgaard為Borr Drilling Limited董事長一職。

http://www.jenponix.com/
而這Borr Drilling自然也不是泛泛之輩,盡管成立于2016年,比較年輕,但已躋身于全球十大鉆井承包商之列。另外,斯倫貝謝在該公司占股14.2%。


01. 執掌Borr Drilling

10月8日,Borr Drilling公司官網發布消息稱,Paal Kibsgaard已經取代Tor Olav Troim,被正式任命為該公司的董事長。而Troim將繼續擔任董事,并被任命為公司副董事長。

Borr Drilling可謂十大海上鉆井商中最“年輕的”,它是由挪威的知名投資人Tor Olav Troim創立。Troim此前曾經是挪威船王John Fredriksen旗下Seadrill的首席財務官,三年前從Seadrill出走另起爐灶。成立不到2年的Borr Drilling公司已經躋身為全球十大鉆井承包商之一。

http://www.jenponix.com/
自成立以來,Borr Drilling從多個渠道籌集資金,開啟了瘋狂收購,多次上演“空手套白狼”的經典案例。包括收購Transocean整支自升式鉆井平臺船隊,以13億美元打包收購勝科海事9座在建自升式鉆井平臺。2018年5月更是宣布將以總價約7.45億美元收購吉寶5座在建自升式鉆井平臺。

Borr擁有一支自升式鉆井平臺艦隊,可以在中東和北海等淺水地區鉆井,競爭對手主要是Valaris、Seadrill SDRL、Shelf Drilling和Maersk Drilling。根據Borr Drilling公司2019年8月29日發布的鉆井平臺情況報告,目前Borr Drilling擁有35座海上鉆井平臺,其中8個在建中。


02. Paal Kibsgaard肩負重任

隨著行業的整體復蘇,海上鉆井平臺市場終于出現了好轉的跡象。Westwood Energy的數據庫顯示,全球鉆井平臺綜合利用率,已經從2018年6月的69.9%提高到2019年6月的74.4%,提高了4.5個百分點。

自2015年12月以來,海上鉆井平臺從未有過如此高的利用率。Westwood預測,未來五年,全球海上鉆井平臺(鉆井船)的市場利用率將平均提高81-85%。

而從Borr Drilling自身來看,情況也較為樂觀。該公司表示2000年以后建造的現代鉆井平臺的使用率已接近90%,而從歷史上看,使用率達85%時,鉆井平臺所有者就擁有定價主動權。

http://www.jenponix.com/
Borr Drilling表示,在今年7月份,它已經以每天10萬美元或以上的日費率簽訂了幾臺鉆機合同,這樣的價格水平是2017年的兩倍。Borr Drilling認為,這與過去10年的自升式鉆井平臺日均租金達145,000美元的價格相比,表明目前這一價格仍有上漲的潛力。

更為樂觀的是,Borr Drilling預計未來12個月全球合同規定的自升式鉆井平臺數量將超過400臺,高于今年6月底的365臺,而2014年的峰值為440臺。

然而,目前的現實情況是,Borr Drilling的財報并不樂觀。其二季度未計利息、稅項、折舊及攤銷前的利潤(EBITDA)僅為490萬美元。不過,該公司表示,預計第三季度利潤將能夠覆蓋所有運營和財務現金成本。

Borr Drilling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根據目前的運營情況和合同約定,Borr Drilling預計未來幾個季度調整后的息稅折舊攤銷前利潤(EBITDA)將出現強勁增長?!?/span>

在這樣特殊的環境下接任Borr Drilling董事長一職,對于Paal Kibsgaard來說,到底是“燙手山芋”還是“香餑餑”,似乎有點一言難盡。如果未來經營業績如Borr Drilling所預估的“將出現強勁增長”,有多少人會將其歸功于大環境復蘇;如果未來經營業績持續下滑,又會有多少人暗指其經營管理不善?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本站任何文章:

評論 搶沙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