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專注油氣領域
與獨立思考者同行

拉美油王遭石油技術“卡脖子”,全球供應格局或生變

http://www.jenponix.com
石油技術“卡脖子”正在上演,現實再次說明,“打鐵還需自身硬”。

作者 | 子衿

就在我國石油行業探討要為中美貿易戰或引發的石油技術“卡脖子”做好準備時,這個拉美油王的脖子已經被卡住了。

7月27日,關于對委內瑞拉的制裁,特朗普政府給予美國企業的制裁豁免期到期,這就意味著,委內瑞拉國家石油公司PDVSA的重要合作伙伴雪佛龍,以及斯倫貝謝、哈里伯頓和貝克休斯等油田服務提供商,將不得與委內瑞拉政府及該政府控制的企業進行業務往來。這對于嚴重依賴外資技術、資金和人才的委內瑞拉石油行業來說,無疑是重大打擊。

日前,雪佛龍正在游說,希望美國政府能夠放松制裁,以其能夠繼續在委內瑞拉開展業務。據彭博社上周日報道,三名知情人士表示,雪佛龍高管一直在對當地員工傳遞這樣信息,即雪佛龍預計將延長即將于7月27日到期的制裁豁免令,繼續留在委內瑞拉。另一位知情人士說,雪佛龍正在積極游說延期,希望美國能在6月中旬做出決定,以便提前通知供應商。

雪佛龍是否能夠游說成功,現在還不得而知?,F在能夠看到的是,5月2日特朗普政府給予部分國家和地區進口伊朗石油的制裁豁免到期后,目前尚未有延續豁免的消息。就在上周,美國還警告中國香港稱,如果它與一艘駛往香港、據稱違反美國對伊朗制裁的油輪有業務往來,香港可能會受到制裁。

最后的通牒

在2018年委內瑞拉選舉后,美國拒絕承認尼古拉斯·馬杜羅為該國總統,并試圖通過石油制裁切斷其政府經濟來源,施加政治壓力。今年1月,特朗普政府開始加碼制裁委內瑞拉,禁止美國公司與委內瑞拉政府或該政府控制的企業進行業務往來。不過,特朗普政府對雪佛龍和斯倫貝謝、哈里伯頓及貝克休斯等油田服務提供商提供了“緩沖期”,允許這些企業繼續運營至7月27日。

http://www.jenponix.com
7月27日是特朗普給予在委內瑞拉的美國企業最后的期限,更是對委內瑞拉的“最后通牒”。由于地理位置便利,以及美國海灣沿岸有大量專門提煉委內瑞拉生產的重原油的煉油廠(例如Citgo),美國一直是委內瑞拉原油的主要出口地之一。據美國能源研究公司ClipperData的數據顯示,2014年美國進口委內瑞拉的原油日均進口量為773,000桶,2015年為792,000萬桶,2016年為754,000萬桶。然而,由于對美出口受到封鎖,委內瑞拉原油產量和出口量“一瀉千里”。

而未來委內瑞拉面臨的更嚴重的情況是,如果7月27日雪佛龍和三大油服等企業的制裁豁免到期并不再獲得延續的話,這對于委內瑞拉石油行業來說,無異于“釜底抽薪”。

一方面,委內瑞拉石油產量的很大一部分來自雪佛龍。如果雪佛龍退出后,委內瑞拉的石油產量將再度大幅下降。除了雪佛龍外,面對特朗普政府發出的制裁令,法國油氣巨頭道達爾已經暫停在委內瑞拉的所有油氣項目,并將所有員工陸續撤回。道達爾擁有委內瑞拉Petrocedeno油田30%權益,目前,該油田產量已經下降了40%。

另一方面,盡管委內瑞拉昔日富得流油,但政府將石油收入的再投資主要轉向社會項目,而未再投資到石油的勘探、生產、以及煉化上,因此委內瑞拉石油行業并未得到根本性的進展,嚴重依賴外資技術、資本和人才等。而斯倫貝謝、哈里伯頓和貝克休斯等油田服務商的退出,或將本已處在崩潰邊緣的委內瑞拉石油行業雪上加霜,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全球供應格局或生變

除了經濟和政治手段,心理戰戰術往往也是重要手段之一。本周一特朗普推特發文稱:“俄羅斯通知我們,他們已經將大部分俄羅斯人從委內瑞拉撤離?!彪S即,克里姆林宮稱“這不是真的”。

到底誰說的是真相,到底委內瑞拉對他的“后臺”俄羅斯是否會產生嫌隙,我們不得而知。但委內瑞拉的現狀已經透露,如果制裁持續升級,委內瑞拉的石油行業也許難以捱到下一個春天的到來,全球原油供應格局或將發生重大變化。

http://www.jenponix.com
眾所周知,作為OPEC的創始成員國,委內瑞拉的石油探明儲量位居全球第一,是全球重要的原油生產國和原油出口國,在全球石油市場中的地位舉足輕重。20年前委內瑞拉的原油產量一度超過300萬桶/日。然而,由于“內憂外患”,在過去三年里,委內瑞拉石油產量持續下降。根據美國能源信息署(EIA)的數據,2019年4月,委內瑞拉原油產量從年初的120萬桶/天下降至83萬桶/天,到今年年底可能降至50萬桶/天。

那么,未來產量下降帶來的供應缺口到底怎么分,該分給誰?這對于OPEC來說,也許并不是一道簡單的選擇題。對于“同病相憐”的伊朗,它是否能接受“瓜分”美國對委內瑞拉制裁造成的供應缺口,這都是沒有定論。畢竟,今年5月初,伊朗石油部長曾警告稱,OPEC面臨崩潰的危險,因為一些國家試圖削弱其他成員國,其所指正是沙特承諾填補美國對伊朗出口制裁造成的供應缺口。

而委內瑞拉作為中國十大原油進口來源國之一,是中國在拉美第七大貿易伙伴和第二大原油進口來源國,它的石油產量和出口量必然也會對中國的石油供應產生一定的影響。

無論是從委內瑞拉面臨石油技術“卡脖子”,還是國際石油供應的變化,現實再次說明,“打鐵還需自身硬”。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本站任何文章:

評論 搶沙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