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專注油氣領域
與獨立思考者同行

東山再起!2018油氣勘探行業回歸,全球上游呈現五大趨勢

http://www.jenponix.com/article/category/industry

上游回歸,該擺個什么樣的姿態?

編譯 | 白小明 蒙蘇

2018,注定是上游回歸之年。

國內,在國家要求提升油氣產量的大背景下,“三桶油”在取得近四年最好期中成績單后,下半年上游投資將提速。數據顯示,2018年在勘探與生產板塊,中石油預計投入1676億元,中海油預計投資700-800億元,中石化預計投資450多億元。

縱觀全球,2017年油氣勘探開發支出總規模已達4045億美元,同比增長約7%,結束了2014年以來的持續大幅萎縮。2018年上半年,油價的連續性上漲成為石油化工領域最為重要的基本面,北海布倫特原油站穩70美元。業內預計,全球油氣資本開支步入上升通道,2018年有望同比增長10%以上。

天時地利人和,上游注定回歸。但是高調進發還是低調節制?不妨看看在過去幾年內,全球油氣勘探行業從低谷到復蘇呈現出哪些趨勢?又給2018年的上游板塊帶來哪些啟發?

新增儲量減少,但出現復蘇跡象

2010-2012年間,勘探發現了許多大型新油氣田,儲量平均每年增加380億桶油當量(“桶油當量”以下簡稱“桶”),新發現油氣田平均儲量為7800萬桶。之后,絕對儲量逐年遞減至2016年的130億桶。這是自20世紀50年代以來最少的新增儲量,盡管新發現油氣田的平均儲量仍高于7700萬桶。雖然2017年的初始估計儲量甚至低于120億桶,但我們預計通過進一步的發現和評估,新增儲量可能會出現大幅上升。全球范圍來看,過去10年平均數約為40%。我們目前對2017年的資源估計量已經增長到了160億桶,這將使2017年成為油氣勘探復蘇的一年。

2017年,許多作業公司在專注于低風險、低回報的勘探活動一段時間后,也增加了其在超深水和邊界盆地的高強度勘探作業。雖然2016年和2017年在深水領域發現的總儲量是十年來最少的,但新發現油氣田的平均儲量仍分別為2億和2.3億桶。塞內加爾新發現的巨型天然氣田,圭亞那新發現的大型油田,以及哥倫比亞和緬甸新發現的大型天然氣田,是對深水勘探持續趨勢的回報。

按成熟度分新發現油氣田儲量 ?

http://www.jenponix.com/article/category/industry
按水深分新發現油氣田平均儲量 ?

http://www.jenponix.com/article/category/industry
巨型油氣田提高了新發現油氣田平均儲量

http://www.jenponix.com/article/category/industry

按地區、按油-氣分,新發現油氣田儲量規模

到2012年,每年新發現的巨型油氣田(儲量大于5億桶油當量)數量都在增加,2012年達到峰值20個。五年后,這一數字降至每年平均7個。2012年巨型油氣田數量的激增,主要得益于發現了儲量豐富的巴西鹽下和東非天然氣資源,這提高了邊界盆地新發現油氣田的平均儲量。目前,這些國家的工作重點已轉移到評價和開發階段。2017年,阿拉斯加陸地、伊拉克、俄羅斯、塞內加爾和英國近海的五個巨型油氣田的儲量占新發現總儲量的48%。

新發現天然氣田規模大但占比波動也大

過去十年,新增天然氣田儲量規模占比每年在43-72%之間波動。2010年東非天然氣的發現,使天然氣在新增油氣田儲量中占據較大比例。2010-2012年,東非和東地中海的天然氣新發現平均每年增加240億桶油當量。

隨著在非洲北部發現兩個巨型氣田:埃及近海的Zohr和毛里塔尼亞附近的Ahmeyim(前身為Tortue),新增天然氣儲量在2015年再創新高。近期,在西非塞內加爾以及伊朗和俄羅斯陸上發現了大型天然氣田。大部分海上天然氣需要借助液化天然氣項目開發,造成成本高昂且難以在日益供應充足的市場中實現商業化。2017年,隨著阿拉斯加、墨西哥、伊拉克、圭亞那和美國墨西哥灣(GoM)大型油田的發現,新增石油儲量占比超過了天然氣,前者占據57%的新增資源量。這些發現無疑將有助于提高勘探價值,并進一步幫助勘探行業復蘇。

投資從創紀錄高水平急劇下降

傳統勘探領域的支出一直呈穩定上升趨勢,并在2012-2014年間達到600億美元/年以上的峰值。此后,油價下跌和減少隨意支出的壓力,導致大量勘探預算削減。2017年,投資額下降至220億美元。許多參與者減少陸地區塊開支,近十年來,常規單井支出維持在約1500-2000萬美元。大陸架地區的單井勘探開支也維持在較低水平,在5500-7000萬美元之間。相比之下,深水單井開支穩步上升至2013年的峰值1.95億美元后,2017年深水單井開支降至1.05億美元,為十年來的最低水平。

該行業在降低成本上的努力基本上取得了成功。主要通過更少的井、更小的設施以及更多使用海底回接和現有基礎設施來減少項目占地面積。更低的成本、更低的盈虧平衡、更高的油價,都將促成2018年上游行業的強勢回歸。

有媒體預測,今年全球預計有30個深水領域的上游項目能達到最終投資決策,這些項目也將遵循2017年出現的趨勢,平均資本支出繼續下降——平均每個項目僅22億美元——目前資本支出僅為4.9美元/桶,而2011年為11.3美元/桶。

伍德麥肯茲預測,2018年油田項目的平均盈虧平衡成本下降15%至44美元/桶。挪威、英國和墨西哥的淺水區項目將最具競爭力。而挪威、伊朗和阿曼的大型擴建項目,也會使天然氣項目占據中心位置。

2018年第一季度結束時,全球已有6個項目被批準投資,包括英國、挪威、以色列、荷蘭、馬來西亞和中國的油氣田。中國的陵水開發項目,是中國第一個獨資經營的深水天然氣項目。

勘探行業正恢復價值創造

在過去的十年中,勘探行業總支出為1920億美元,以基準價格來算全周期回報率不足8%。油價暴跌,以及由于成本的上升和新發現資源技術和商業復雜性的增加,共同加劇了回報率已呈明顯下降的趨勢。

然而,上游行業一直在努力解決其經濟問題,鉆更少的復雜井,充分利用油服行業的低服務費和廣闊的行業前景??碧匠杀镜南陆?,加上將重點轉向大型、商業可采油氣新發現,意味著2017年的全周期回報率將自2010年以來首次達到兩位數(創造正價值)。盡管2017年的商業鉆探成功率僅為4%,但隨著年度勘探計劃的具體化和評價方案的實施,這將會有所改善。

從國內“三桶油”中報看,上游業務也呈現經營向好趨勢。2014年油價快速下滑以來,中石油上游業務首次重新回歸盈利主體地位,今年上半年其勘探與生產板塊實現經營利潤298.89億元,同比增加229.73億元。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本站任何文章:

評論 2

  1. #2

    正是我想看的

    匿名3年前 (2018-09-05)回復
  2. #1

    小蘇,很有潛力,加油

    匿名3年前 (2019-01-21)回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