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專注油氣領域
與獨立思考者同行

后石油時代關注啥?看全球10大天然氣管道工程(下)

全球10大天然氣管道項目一覽(下)

許多專家認為,被稱為“藍金”的天然氣將是不可替代的過渡能源?,F在及將來,關于“藍金”天然氣主要運輸線路的地緣政治和基礎設施問題有哪些?管網建設存在何種挑戰?本文將介紹近年來全球范圍內十大最重要的天然氣管道項目。

來自 | AGE
編譯 | 白小明

后石油時代,天然氣是大勢所趨。俄羅斯“北溪”天然氣管道(Nord Stream)擴建項目、意大利和阿爾及利亞的GALSI輸氣項目、地中海豐富資源儲量的開發、南部天然氣走廊(SGC)的相關利益及猜想、土耳其天然氣管道及向東北的通道面臨的挑戰……這些項目的發展歷程和軌跡你都知道嗎,本文將為你一一解讀,同時聚焦于全球天然氣管網的最新動態。

六、中國-中亞天然氣管道

全球10大天然氣管道項目一覽(下)

中國-中亞天然氣管道是從土庫曼斯坦向中國新疆(通過烏茲別克斯坦和哈薩克斯坦)輸送天然氣的主要基礎設施,由中石油(CNPC)和中亞國家的合作公司共同管理,年輸氣能力約為550億方,相當于中國能源需求的約20%。該綜合設施計劃在相距1830公里的中國新疆的霍爾果斯和土耳其城市Gedaim(與烏茲別克斯坦接壤)之間鋪設三條平行的天然氣管道。三條管道的總長度約為3600公里,兩條輸氣管道中的第一條A線,于2008年7月啟動,于2009年12月投入運行;B線緊隨其后于2010年10月投入運行。雙管道系統在2011年的輸送能力為300億方/年;第三條管道C線于2012年9月開工,于2013年底竣工,該管道于2014年正式投入運行,使天然氣管道輸送能力每年增加250億方。

2013年9月,中國與烏茲別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吉爾吉斯斯坦簽署了政府間協議,建設天然氣管道D線,該管道于2014年9月13日開工,目前仍在進行中。新的天然氣管道將把土庫曼斯坦Galkynysh超大型天然氣盆地與中國相連,并將使中亞-中國天然氣管道綜合設施的總輸送能力每年增加300億方,達到850億方,從而成為中亞最大的天然氣輸送系統。

七、土耳其天然氣管道

全球10大天然氣管道項目一覽(下)

土耳其天然氣管道,旨在通過黑海將俄羅斯的天然氣輸送到歐洲,該項目是在2014年12月,俄羅斯總統普京訪問土耳其期間首次提出的。該項目是在Shah Deniz財團選擇采用南部天然氣走廊(SGC)將天然氣輸往歐洲之后確立的,該財團控制著位于里海沿岸阿塞拜疆的油田。根據俄羅斯的說法,土耳其天然氣管道項目將不得不解決“南溪”天然氣管道的建設問題,后者為一大型天然氣管道項目,旨在通過黑海水域、保加利亞、塞爾維亞和阿爾巴尼亞將俄羅斯南部天然氣輸往意大利。

然而,該項目于2015年11月陷入僵局,原因是土耳其空軍在敘利亞邊界上空擊落了一架俄羅斯戰斗機。這一突發事件惡化了兩國的關系,甚至足以引起兩國之間的軍事沖突。2016年7月土耳其政變失敗后,兩國關系明顯改善,在圣彼得堡普京和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舉行的會議上,兩國達成和解,并重啟了該項目。土耳其天然氣管道項目預計將基于BOT(興建、運營、轉移)的融資模式,并包括兩條線路:第一條滿足土耳其國內市場,輸氣能力為約157.5億方/年,第二條輸送等量的俄羅斯天然氣到歐洲。

八、跨里海天然氣管道項目——里海困境

全球10大天然氣管道項目一覽(下)

跨里海天然氣管道項目,旨在連接土庫曼斯坦的Türkmenba?y和阿塞拜疆的巴庫,作為南部天然氣走廊的自然延伸。土庫曼斯坦、哈薩克斯坦和歐盟強烈支持該管道的建設,歐盟在2011年試圖展開談判,但談判最終以僅剩兩個前蘇聯國家而告終。然而,該項目卻受到俄羅斯和伊朗的強烈反對,因為目前土庫曼斯坦和哈薩克斯坦天然氣主要通過俄羅斯和伊朗輸往歐洲,如果管道走里海,將繞開俄伊兩國。

俄羅斯和伊朗正在以環保名義反對鋪設水下管道,并聲稱里海不是海,而是湖泊,因此,必須得到里海沿岸各國的一致批準才能進行資源的開發。此外,對于這一點,伊朗翻出了1921年和1940年與蘇聯簽署的條約,其中管道建設涉及的所有其他國家均為談判的參與國。這些條約仍然有效,而事實上建設管道也確實需要周邊國家的一致同意。

如果里海被宣布為海,則盡管其四周封閉,根據1982年“蒙特哥灣條約”:沿岸各國控制12海里的水域,12海里之外,各國還可以開發利用離基線200海里的專屬經濟區。然而,如果里海被認為是一個湖泊,沿海國家只能在12海里內行使其專屬管轄權,12海里之外,如果要開發利用海底區域,如開采資源或鋪設管道,將需要一個國際權威機構協調資源的開采和分配。2016年1月,伊朗經濟制裁解除后,使其成為了區域地緣政治格局的中心。目前,將伊朗天然氣輸往西部的主要基礎設施采用Tabriz-Ankara天然氣管道,盡管其設計輸氣能力為16億方/年,但實際每年出口約10億方天然氣。

自2009年以來,伊朗已經開啟了多個上游天然氣項目,隨著制裁解除,波斯灣地區的South Pars氣田開發已進入第21階段。該國在里海最深處也有巨大的天然氣儲量,但目前缺乏開采這些天然氣的技術。伊朗現在有能力重新出臺出口政策,但油價的下跌使其開始尋求更有利可圖的亞洲市場。最近幾個月,伊朗官員一再強調,由于長距離(1800公里)及運輸費用的原因,鋪設經土耳其將South Pars天然氣輸往歐洲的天然氣管道不具可行性。因此,伊朗政府已將發展天然氣液化基礎設施作為優先考慮。

同時,伊朗和俄羅斯正在推動興建南部天然氣走廊項目,連接俄羅斯、阿塞拜疆和伊朗,這為亞洲和歐洲的共同能源政策帶來了新的期待。在過去兩年里,伊朗總統魯哈尼和阿塞拜疆總統阿里耶夫舉行了七次會晤,而且在阿塞拜疆有約450家伊朗公司。伊朗與阿塞拜疆的關系,正和伊朗與俄羅斯的關系一樣,不斷鞏固加強:俄羅斯正在推動一個框架協議,使阿塞拜疆和伊朗加入歐亞經濟聯盟。

九、TAPI管道

全球10大天然氣管道項目一覽(下)

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大家就一直在討論從土庫曼斯坦,經阿富汗,到巴基斯坦的天然氣管道。當時,在美國總統克林頓的主持下,成立了中亞天然氣管道聯盟(Central Asia Gas Pipeline),由美國優尼科公司(Unocal)和沙特阿拉伯三角洲石油公司(Delta Oil)牽頭。該項目計劃將天然氣從中亞輸往印度洋,從而作為目前由俄羅斯控制的向歐洲出口天然氣的替代路線。這樣,俄羅斯將失去對中亞各共和國的戰略控制。

但有一個問題:盡管蘇聯部隊已撤出,但阿富汗內戰仍在持續。阿富汗的團結統一,目前主要依靠古蘭經的學生“塔利班”、沙特的資金以及巴基斯坦的軍事支持和情報。實際上,“塔利班”實現了對大多數阿富汗地區的控制,但這與美國政府的想法并不一致?!八唷迸c基地組織結成了聯盟,而后者的領導人本?拉登于2001年9月11日對美國發動了空襲,炸毀了世界貿易中心的雙子塔,導彈擊中了五角大樓。

2010年,當事四國政府簽署了諒解備忘錄,建設TAPI(土庫曼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天然氣管道。然而,迄今為止只簽署了初步協議,2億美元已用于可行性研究報告。這條1800公里長的管道,預計從位于阿富汗邊界以西200公里的土庫曼斯坦Galkynish氣田開始;然后穿越阿富汗的赫拉特、坎大哈和赫爾曼德三省,阿富汗境內長度為773公里;再穿過巴基斯坦的木爾坦和奎達省,巴基斯坦境內長度為872公里;最終到達位于印度北部旁遮普省的Fazilka市。

最終管道的成本預計約為100億美元,預計輸送能力約為9000萬方/天,組成如下:3800萬方到印度,3800萬方到巴基斯坦,1400萬方到阿富汗,然而,最近阿富汗已將其需求量減少到了400萬方。該項目主要的問題是安全性。阿富汗仍然經歷著無休止的武裝沖突,赫爾曼德省由伊斯蘭極端分子控制,甚至包括巴基斯坦西部省份,即所謂的部落地區,都不在巴基斯坦政府的控制范圍。

十、北極圈——新的前沿陣地

全球10大天然氣管道項目一覽(下)

極地冰川的逐漸融化,讓石油巨頭們紛紛開始對全球自然環境最惡劣的北極地區產生興趣。從20世紀70年代第一次衛星調查以來,北極冰川體積已經減少了一半,這種趨勢還在繼續。2007年,歐洲航天局(ESA)宣布“西北航道(Northwest Passage)”是可行的,該線路經加拿大北極群島,連通大西洋和太平洋,并穿越一直冰封的北冰洋。

然而,更為復雜的是“東北航道(Northeast Passage)”是從北海開始,經北冰洋,沿西伯利亞沿岸,穿過白令海峽和白令海,最終到達亞洲東部的太平洋沿岸。直到最近,由于浮冰和冰川的存在,該路線仍被認為是極其危險的,并沒有納入到中國與歐洲之間的正常貿易線路。

然而,冰川的融化,即使是普通的商船在7-11月可以通航,這對從中國到歐洲運輸貨物的公司極其有利。據氣候學家稱,按照目前的全球變暖的速度,在2030-2050年間,“東北航道”將全年安全通航。不久的將來,與北極地區接壤的國家可能將伸張自己的海洋權利,并開始行動起來維護自己的利益。

20年后,北極航線可能成為世界主要航線,進一步縮短航行時間,并避免走一些危險的通道,如仍然受到海盜侵擾的馬六甲海峽;政治不穩定或有爭議的地區,如中國南海;受貨物重量限制的航道,如蘇伊士和巴拿馬運河。還有一個因素使北極成為全球最重要的地緣政治地區之一,即巨大的資源儲量。

根據10年前的預計,全球30%的常規天然氣儲量和13%的石油儲存在北極,并且北極還有大量礦物資源,如鈾、金和鎢。因為北極地區還從未進行過系統的勘探,也沒有進行過精確的分析,所以預計的數量肯定還將增加。對北極地區最感興趣的國家是俄羅斯,其從北極圈附近的資源中獲得了占其GDP約15%的收入。2016年6月15日,俄羅斯石油公司(Rosneft)首席執行官Igor Sechin表示,西西伯利亞沿岸最大的油田位于Kara海,其潛在資源量與沙特阿拉伯相當,僅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北極地區巨大的潛在資源量。

英文原文請點擊 (展開/收縮)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本站任何文章:

Linda
石油圈認證作者
畢業于南開大學傳播學專業,以國際權威網站發布的新聞作為原始材料,長期聚焦國內外油氣行業最新最有價值的行業動態,讓您緊跟油氣行業商業發展的步伐!

評論 搶沙發